新聞熱線:028-86696397?商務合作:028-86642864

當前位置: 四川經濟網 > 悅讀 >新聞詳情

王富強|愛唱歌的陽雀花因他而芬芳——深切緬懷著名音樂詩人李幼容先生

2021-08-27 17:17:20 信息來源: 編輯:梁鵬

上個世紀80年代,對于地處偏僻的川東地區的農村學子來說,知識、閱歷、視野是極其受限的,很難讀到一份好報刊,更不易閱覽到一件優秀的原創新作。

“春風剛剛吹綠了山包,陽雀花在草原悄悄地笑,就像無數只飛來的小陽雀,告訴我們,告訴我們,春姑娘飛回來了……”有一天,記不清是在什么報刊了,偶然讀到一首歌詞《愛唱歌的陽雀花》,當時正在讀中師的我,因為喜愛,一時興起,便悄然將歌詞抄了下來,以那時青春年少的激情,將這首歌詞譜上了曲。

那時有點不知地厚天高。我認為這首歌詞賦曲成歌后,既可由中小學生獨唱、齊唱,又可由專業團隊多聲部地合唱。于是創作好這首歌曲的單聲部后,竟憑懂得不多的一點音樂知識,又一鼓作氣完成了這首歌四個聲部的旋律。   

當時資源有限,條件有限,電影、電視、電話都稀少,更別說打譜軟件和其他現代辦公工具,而抄歌譜特別是抄多聲部歌譜是非常耗神的一件事,因為稍不小心抄錯一個音符或一句歌詞就得重新再來,弄得人既緊張又疲倦。所以每次謄寫歌譜,起初是感到頭疼,久而久之,又覺得是一種樂趣。

歌曲《愛唱歌的陽雀花》創作好后,我是先抄寫在一個較為精制的被自己取名為“黃金時代”的大軟面抄里,然后找來大頁面的白紙,將嶄新的藍色復寫紙夾在空白紙之間,用圓珠筆謄寫后,自己將底稿保存好,再將復寫件拿出來用于交流或投寄。

《愛唱歌的陽雀花》問世后,在較長的一段時間里曾受到不少音樂同行的關注和中小學生的喜愛,多家音樂報刊發表或轉載過,茅地、何振京、梁上泉、陸啟、姚以讓、黃虎威、王音宣、袁鑄、楊正杰、陳慶毅等著名詞曲作家和音樂同仁也曾以不同的方式對這首歌曲給予肯定。后來突然感覺到應該將有旋律的歌譜送到詞作者手上,聽聽詞作者的意見。因當時抄下這首歌詞時,除了歌詞和作者外,并沒留意作者的工作單位和通訊地址,也沒有在意詞作者的知名度、影響力及其他相關信息,及至后來在某詞刊上獲知李老師的通訊地址后,我立即寫了一封短信,連同復寫的《愛唱歌的陽雀花》獨唱歌譜和多聲部歌譜一并寄給了李幼容老師。沒過多久,就收到了李老師的回信,信中李老師對我作曲的《愛唱歌的陽雀花》滿腔熱情地給予了鼓勵,告訴我他準備將歌曲推薦給一些歌手和學校的音樂老師試唱傳播,并勉勵我繼續創作,多寫好歌,特別囑咐我以后盡可能多地為少年兒童寫歌。

后來,他發過幾版孩子們演唱《愛唱歌的陽雀花》的錄音給我聽,我也將手中其他歌者演唱這首歌的幾個版本寄給他聆聽和指導。但由于那時受條件的局限,我倆都對歌者錄制的這幾個版本不滿意,沒有同意有關方面將這些音視頻傳播使用。

從此以后,我們就這樣通訊不斷、聯絡未斷。我去信,他回信;他來信,我復信。彼來此往,多年里持續得到他的關心、勉勵和幫助。期間雖相約多次在北京或在四川一見,但卻一直沒有這種機會。

那時候,通訊還不是很發達,一個單位、一所學校或一個鄉鎮不一定都有電話,與遠方的親友聯系、交流,通信是最可行、最常見的方式,且感覺書信來往非常親切,收信、讀信常有一種久久盼望和見字如面、見信如晤之感。

之后才知曉,李幼容老師還是我此前愛唱、至今會唱的《少年少年祖國的春天》的詞作者。《少年少年祖國的春天》在較長的時間里都是我竹笛吹奏、鋼琴彈奏和帶領學生登臺表演的保留曲目,且一直可以做到不看歌詞和曲譜而不出錯。

這30多年里,我數次工作變動,從一個單位到另一個單位,從這幢樓到那幢樓,從那座城市到這座城市,搬了一次又一次的家,舊家具換了不少,舊衣物送了不少,舊書報扔了不少,而唯獨包括李幼容老師的信札在內的和來自四面八方親友們的書信及蓋有郵戳的信封一件都舍不得丟棄。有時候想,正是有包括李幼容老師在內這么多的前輩、名家、大家的引導、示范、鼓勵和鞭策,才有我對文藝的不舍、對未來的憧憬與對夢想的追逐。

電話普及后,我和李老師偶爾也通通電話,但通話內容多是創作、作品方面的主題,偶爾也問候一下工作、學習、身體、家人,但少有寒暄和聊天,印象中彼此從沒向對方傳遞過各自遇到的那些不愉快的事。他知道我除作曲外也習詞、著文及其他,給予了很多鼓勵和指導。如果他在某處讀到或聽到了我的新詞新歌,他也會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談一下他的感受,言語中滿是關切。我們曾計劃找個機會將《愛唱歌的陽雀花》重新編曲較為高端地推出來,但終因這樣那樣的原因而未能落地。再之后,除了此前我知曉的李老師是《少年少年祖國的春天》的詞作者外,《金梭和銀梭》《七色光之歌》《珠穆朗瑪》《跨世紀的新一代》等經典名作都是李幼容先生的手筆。有時我激勵自己:老天愛我,把包括李幼容老師在內的諸多大名鼎鼎的名流、大家、高人都安排讓我相遇相識并得到他們的幫助,且有緣與其合作,幸也!

我特別留心到,自有關音樂圈層發布“李幼容先生訃告”始,遍布全國多地的詞作家、作曲家、歌唱家、音樂愛好者接連不斷地用自己認為妥帖的方式深切悼念幼容老師,或一句話,或一段文,或一幅圖,或一個表情。可見,發自內心尊敬李幼容老師和多年里得到李老師關心幫助的人真不少。

自然,我也沒例外,同樣懷著痛惜的心情回顧和悼念李幼容老師。

23日下午下班以后,我以“良師益友”起筆,援引李幼容先生生前的一張工作照和我與李老師合作的《愛唱歌的陽雀花》歌譜,擬了一小段文字分享到微信朋友圈,以此深切悼念受我尊敬的李幼容老師。

全文如下:

從媒體獲知,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歌舞團著名詞作家、國家一級編劇、軍旅音樂詩人、享受國務院政府津貼專家李幼容先生因病于2021年8月21日在京去世,享年85歲。李幼容先生一生執筆創作了《金梭和銀梭》《七色光之歌》《珠穆朗瑪》等大量歌頌黨和祖國的文藝作品,同時創作了《少年少年祖國的春天》《跨世紀的新一代》等一大批廣為傳唱的少兒歌曲,培養了一大批中青年詞曲作家創作人才,為積極推動中國少兒歌曲的創作和推廣作出了巨大貢獻。

驚聞李幼容先生仙逝,非常痛惜!

上個世紀80年代我習作學曲之初,曾與李幼容老師合作歌曲《愛唱歌的陽雀花》(李幼容/作詞,王富強/作曲)。之后才知曉他還是我兒時愛唱的《少年少年祖國的春天》的詞作者。此后30多年里,我持續得到了幼容老師的關心、勉勵和幫助,但一直沒有見過面。《愛唱歌的陽雀花》曾于1989年選入《南充地區(今四川南充市)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40周年優秀歌曲選》,后于2003年收入《祖國戀——王富強原創歌曲作品選》一書出版發行。

沉痛哀悼良師益友李幼容先生!

愛唱歌的陽雀花因他而芬芳!

李幼容先生千古!

王富強

【王富強】

王富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中國文藝志愿者協會會員,中國音樂文學學會常務理事。其事跡、作品在多部典籍、文獻、志書有介紹、展播和記載。現供職于四川省文聯。


相關推薦

野花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看8-十分钟免费高清视频大全在线观看